您的位置 : 首页>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已完结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作者:顾知漫 方銘瀚分类:言情

黑暗,眼前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阵阵han气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顾知漫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只知道她要逃……     对,逃得远远的……     愣愣的望着眼前一片似乎要将她吞噬地方黑暗,顾知漫突然停下了脚步,逃?为什么要逃?她究竟想要躲避什么呢?     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点亮光……     顾知漫走过去,眼前出现一座老旧的房屋,屋外,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的身旁站着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他在和她说话,但她听不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了……     两人说了没几句,小女孩儿便急匆匆的跑到大门边上的花盆下面,从左边数过来第三个花盆下拿出一把钥匙……     打开门,警察牵着小女孩进屋,白云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屋内,鬼使神差的跟着走了进去……     一分钟的黑暗之后,屋子里的突然亮起大灯,霎时的光明让顾知漫感到眼珠一阵刺痛,她下意识的偏过头揉了揉眼睛,却见开灯后的警察没有任何动作,他整个人身体僵硬,瞳孔放大、微张大嘴,一张脸写满了惊恐……     他慢慢抬起另一只手臂,指着小女孩儿头顶上方……     顾知漫顺着他指的方向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脚,脚踝的位置有一个鲜红色的圆圈,红得发黑的血从女人脚蜿蜒留下,正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     滴……滴滴……     顾知漫僵硬着抬起头,那是一个被吊在电灯上的女人,女人穿着粉色的睡衣,脖子上的勒痕很深,女人惨白着一张脸,一双圆滚滚的眼珠正盯着自己……     “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划破宁静的寝室……     顾知漫猛地从床上惊醒,毫无焦距的眼神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妈!妈!妈……”     “怎么了?!怎么了?!”     "知漫?你怎么了?"     哗啦一声,床帘被拉开,黄昭熙和叶冉跑到床边摇晃着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顾知漫。     顾知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从床上坐起来,xiōng口剧烈的起伏着,鬓边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贴在精致惨白如纸的脸上。     “知漫,你没事儿吧?”叶冉拍了拍顾知漫的肩膀,担忧的问道。     "没……没事。”顾知漫紧紧的捏着被子,微微颤抖着摇了摇头,用几乎快要听不到展开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_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九章 找到了嫌疑人?                          初步调查工作暂告一段落,留下一个同事看守命案现场,剩下的警员也都跟着吕振回警署了。                周碎琼的状态好了一些,但是依旧不能正常的和人jiāo流,方铭瀚和顾知漫分别赔了周碎琼一会,便也都回房休息。                次日,方铭瀚正在房间内吃早餐,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方警官,你醒了吗?”是吕振的声音,他好像有些xìngfèn,“我们发现了疑似凶手的嫌疑人,准备一会去找他问话。”                “发现了嫌疑人?这么快?”方铭瀚有些疑惑。                “详细的情况就等你到警局再说吧,你大概什么时候能过来?”                “呃……我现在就出发,马上就到。”                “好,我在警局等你。”                方铭瀚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穿上外套便匆匆出门。                来到警局时,吕振正在把玩着一张照片。                “吕警官。”方铭瀚轻轻敲了敲吕振办公室的门。                “方警官,你来啦。”吕振有些xìngfèn的站了起来,“来,看看这个,这就是嫌疑犯的照片。”                吕振将一张照片递给方铭瀚,照片上是一个中年男人,留着胡子,小眼睛,鼻子不高,额头上有块红色的疤。                “你怎么肯定他是嫌疑人?”                “就是昨天在女死者房间里面找到的安全套上的精yè啊,我让法医验了DNA,正好和五年前抓到的一个小偷的DNA样本匹配,喏,就是这家伙,张凯。”                “小偷?”                “是啊,这个张凯,五年前因为在便利店偷东西被抓过,那时候留了DNA,想不到这正好变成了这次案子的证据,所以说什么叫天网恢恢呢?”                “可许青青这个女人不是经常勾引不同的男人吗?你这么肯定这个精yè就是凶手留下的?”                “我问过负责清洁的阿姨了,在那天上午十二点的时候,她曾经做过清洁,将许青青房间里的垃圾,包括垃圾桶里的垃圾都清理走,也就是说我们发现尸体时垃圾桶里的垃圾一定是在上午十二点后留下的,而根据监控,在上午十二点后,许青青只带过一个男人回酒店,就是我们在监控里看到的那个男人,后来许青青就遇害了。”吕振有条不紊的解释道,“综上所述,这些精yè,必然是属于凶手的。”                听了吕振的消息,方铭瀚似乎并没有感到高兴,他依旧皱着眉头,在想些什么。                “方警官,你觉得哪里有问题吗?”吕振也看出了方铭瀚的神色不对。                “没什么……先去会会这个张凯吧,不过,吕警官,别怪我泼你冷水,这个张凯或许不是凶手。”                “啊?”听到方铭瀚这句话,吕振有些吃惊,“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这个……等我们见到张凯再说吧。”                “好吧……”吕振有些疑惑,但见方铭瀚这么说,还是点头表示同意。                半小时后,吕振和方铭瀚便坐上警车出发了,根据吕振了解到的消息,张凯目前正在一家化工厂工作,此时正是上班时间,如果不出差错的话,应该能在化工厂里找到他。                方铭瀚和吕振找到张凯的时候,他正在化工厂外面偷闲玩手机,见方铭瀚和吕振身后跟着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他先是一惊,随后赶忙关上手机,陪着笑脸说道:“警……警察大哥。”                “你就是张凯?”                “对,是我。找我有什么事吗?”                吕振将许青青的照片递给张凯:“认识这个女人吗?”                “这……这是许青青嘛,我认识她,这女人可sāo了,警察大哥,我跟你说……”                “行了别说那么多废话,所以说,你认识这个女人对吧?”吕振打断了张凯的话。                “对,我认识她,还跟她玩过几次呢。”张凯点头哈腰的笑着,“啧啧,您别说,还真是个尤物呢。”                “别嬉皮笑脸的!”吕振吼了一声,“你最后一次见到许青青是什么时候?说!”                “最后一次啊?我想想,前几天她跟我说她老公去出差了,约我见面,我想想……大概是前天的事情吧,在一家民宿里,好像叫什么何舟……”                “何舟小岛。”方铭瀚说道。                “对!对,就是这名字。”                “前天?你确定是前天?”吕振又问道,“依我看,应该死昨天吧?”                “昨天?”张凯听到吕振这么说,反而笑了,“警察大哥,你在跟我开玩笑呢。”                “哼,我可没工夫跟你开玩笑,许青青在昨天晚上,被一个陌生男人杀死在酒店的房间里。”                “死……死了?!”张凯瞪大眼珠看着吕振,“怎么就死了呢……不是,警察大哥,你们不会怀疑是我做的吧?我和许青青只是情人关系,不对不对,情人都算不上,我们只是……睡过几次,我没必要杀人灭口啊。”                “可是我们在死者所住酒店的垃圾桶里,发现了DNA和你完全吻合的精yè,根据酒店的打扫记录,可以证明这些精yè是在昨天留下的,这一点你有什么解释?”                “这……这怎么可能?警察大哥,我昨天真的没见过她,我发誓!”张凯的语气着急起来。                “那么,昨天晚上八点到八点半这段时间,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吕振又问道。                “我想想……八点到八点半……哦,对了,我接了一个私活,让我开车送货,说是八点半赶着要jiāo接。”                “有人可以证明吗?”                “没……没有……”张凯的声音渐渐变小。                吕振一把揪起张凯的衣领,瞪着他说道:“你是不是在耍我?你说你那批货八点半要jiāo接,那跟你jiāo接的人呢?”                “我……我接到电话,只让我把车开到一个地方停在那里,把车钥匙放在车底下就马上走,我……我没见着人呀。”被吕振这么一凶,张凯已经开始浑身发抖,着急的解释着,“真的,我不骗你们!”                “那你送的是什么货?”方铭瀚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问道。                “我,我不知道。”                “你还说不是在耍我?送的是什么货你不知道,接头人是谁你说没看到?”吕振用力揪着张凯的衣领。                “我,我说的是真的。我前天晚上回家,就是见完许青青之后,接到一通电话,让我帮忙送货,说只要把车开到指定的地点停在那里就可以了。我回家的时候,发现车钥匙和一大叠现金放在我门口,有钱的活谁不干啊?”                “你就没看看送的是什么货?万一是什么违禁品,你可就逃不了干系了。”                “没有……电话里头那个人让我只管送货,其他的事情别多管,否则就不支付尾款。而且我平时也经常开车帮化工厂送一些危险yào品的,我想应该是那些玩意儿吧。”                张凯已经紧张的满头大汗了,见方铭瀚和吕振互相对视似乎还没有相信自己的话,他又补充道:“警察同志,你说我再怎么蠢也不会在杀人之后把自己和许青青那个……的证据留在现场吧?”                “如果人不是你杀的,为什么现场会留下你的精yè?”                “我……我不知道啊!我也想知道,是哪个龟儿子陷害我……”张凯蹲了下来,用手抱住头,片刻,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对了!警察大哥,我想起来了,上个星期我因为着急用钱,曾经到一家小医院里卖精子换点零花钱,一定是那时候!有人偷了我的精yè样本。”                “你?”吕振听到张凯这话,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您别看我这样啊,我一不抽烟二不喝酒,身体好的很。是,我年轻的时候犯了点错误,可是出狱之后,我可一直积极向上,立志做一名好公民。”张凯挺直了腰板,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公民会和有夫之fù搞在一起?”                “这……这……嘿嘿,意外,意外。”张凯挠挠后脑勺,尴尬的笑了笑。                “你说的那间医院,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好孕医院,孕是怀孕的孕。”                “好了,在我们查清楚之前,你还是第一嫌疑人,跟我们回警署一趟吧。”吕振拿出手铐,将张凯的双手拷上。                “不是,警察大哥,你们相信我,人真的不是我杀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吕振将张凯送上警车后,嘱咐了随行的警员几句,便让他们离开,自己则是回过头,走到方铭瀚身边。                “方警官,在没见过张凯之前,你为什么认为张凯或许不是凶手呢?”吕振开口问道。                “就像张凯说的,在现场留下那么明显的证据,对于心思缜密的凶手来说,太奇怪了。”方铭瀚回答道,“还有一点,凶手从进入案发现场到行凶完成,前后只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死者脸上覆盖的画着笑脸的白纸并没有被强酸腐蚀,说明凶手是等强酸干了之后才把白纸放上去的,再加上杀人行凶的时间,如果两人真的亲热过,十五分钟显然太短了。”                “可是……你不是说现场那么乱,说明两人当时很激烈吗?”                “激烈,也有可能只是接吻,或者说,凶手和死者并没有完成全部的步骤。”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