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已完结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作者:顾知漫 方銘瀚分类:言情

黑暗,眼前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阵阵han气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顾知漫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只知道她要逃……     对,逃得远远的……     愣愣的望着眼前一片似乎要将她吞噬地方黑暗,顾知漫突然停下了脚步,逃?为什么要逃?她究竟想要躲避什么呢?     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点亮光……     顾知漫走过去,眼前出现一座老旧的房屋,屋外,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的身旁站着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他在和她说话,但她听不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了……     两人说了没几句,小女孩儿便急匆匆的跑到大门边上的花盆下面,从左边数过来第三个花盆下拿出一把钥匙……     打开门,警察牵着小女孩进屋,白云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屋内,鬼使神差的跟着走了进去……     一分钟的黑暗之后,屋子里的突然亮起大灯,霎时的光明让顾知漫感到眼珠一阵刺痛,她下意识的偏过头揉了揉眼睛,却见开灯后的警察没有任何动作,他整个人身体僵硬,瞳孔放大、微张大嘴,一张脸写满了惊恐……     他慢慢抬起另一只手臂,指着小女孩儿头顶上方……     顾知漫顺着他指的方向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脚,脚踝的位置有一个鲜红色的圆圈,红得发黑的血从女人脚蜿蜒留下,正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     滴……滴滴……     顾知漫僵硬着抬起头,那是一个被吊在电灯上的女人,女人穿着粉色的睡衣,脖子上的勒痕很深,女人惨白着一张脸,一双圆滚滚的眼珠正盯着自己……     “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划破宁静的寝室……     顾知漫猛地从床上惊醒,毫无焦距的眼神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妈!妈!妈……”     “怎么了?!怎么了?!”     "知漫?你怎么了?"     哗啦一声,床帘被拉开,黄昭熙和叶冉跑到床边摇晃着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顾知漫。     顾知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从床上坐起来,xiōng口剧烈的起伏着,鬓边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贴在精致惨白如纸的脸上。     “知漫,你没事儿吧?”叶冉拍了拍顾知漫的肩膀,担忧的问道。     "没……没事。”顾知漫紧紧的捏着被子,微微颤抖着摇了摇头,用几乎快要听不到展开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九章 辞职                          等到搜查工作结束,已经接近十点了,陈燃站在餐厅门口,看着警戒线边上站着的几个身材健硕的警察,又焦急的看向餐厅内,照理说,顾知漫今天应该在餐厅工作的,可是放眼望去却连个影子都没看到,打电话又一直是关机,陆欣这个不靠谱的女人也一直是正在通话中。陈燃除了在餐厅门口踱步和时不时向里面张望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方铭瀚结束了案子,又到休息室去找顾知漫,顾知漫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发呆。                “案子结束啦?”一见到方铭瀚,顾知漫立马xìngfèn的站起来,“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恩,等我们的人登记一下就可以走了。”方铭瀚扫了一眼顾知漫放在椅子上的手机,“手机没电了?”                “你怎么知道?”顾知漫叹了口气,“别提了,今天没带充电线出门,刚才无聊又一直玩手机,现在好了,自动关机。”                “你那个朋友呢?”                “她啊,新钓上一个男的,正在外面和他打电话呢。”顾知漫回答道,“别说这个了,外面的案子……”                “我看你还是别问太多吧。”方铭瀚打断了顾知漫的话,“你要是有个万一,我想你男朋友和你养父都不会放过我吧?”                “拜托,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只要没有画面,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方铭瀚只是笑着摇摇头,又转而说道:“对了,你饿不饿,要不要等会一起吃宵夜?”                “不用啦,陈燃今天应该会来接我,我想他现在或许在餐厅门口等着吧。”顾知漫回绝道。                方铭瀚轻轻挑了挑眉:“这样啊。”                又过了十来分钟,餐厅里的客人方才得以回家,陆陆续续的从餐厅里出来。见警戒线被撤了,陈燃马上逆着人流冲进餐厅里,正巧撞上打完电话的陆欣。                “呀,二十四孝男友来啦?”陆欣调侃到。                “知漫在哪?她没事吧?”                “喏,在休息室呢。”陆欣指着休息室的位置,“放心啦,她没事。”                陈燃喘着气,正打算朝休息室走,却瞥见还在和同事说话的方铭瀚。                “那个警察也在?”                “恩,刚好他来店里吃饭。”陆欣回答道,“不过他效率倒是挺高的,这么快就把案子给破了。”                陈燃看着方铭瀚,像是在思考什么,下一秒,又转身朝休息室走去。                方铭瀚自然是感受到陈燃的目光,他稍稍侧过脸,看着陈燃的背影,一皱眉。                “知漫。”打开休息室的门,顾知漫正在收拾背包。                “陈燃,你来啦?我正打算收拾好东西出去呢。”                “你手机为什么关机了?”陈燃问道,“我很担心你出事。”                “拜托,杀人案和我又没关系。”顾知漫一边笑着回答,一边准备背起书包。                “我来拿吧。”陈燃接过顾知漫手中的包,“我是担心你的病……”                “说来一奇怪,这次我好像没有那种感觉。”顾知漫挠挠头,“看样子医生新开的yào有点效果啊。”                听见顾知漫这么说,陈燃的脸上却没有表露出高兴的样子,只是点点头:“那就好,走吧,我送你回去。”                陈燃拉着顾知漫的手,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经过大厅的时候,正好撞见方铭瀚,陈燃没有打招呼,只是拉着顾知漫的手加快了步伐。                “我说你,干嘛突然走那么快。”                顾知漫的声音渐渐变小,陆欣看着陈燃和顾知漫离开的背影,只是偷偷笑着。                “老大,张长浩那边……”徐琛拿着文件夹走到正在发呆的方铭瀚身边。                “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告他,这件事就jiāo给你了。”方铭瀚说着,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我先走了,你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后和这里的经理做个jiāo接吧。”                “什么嘛,我还以为老大你特地留下来等我吃宵夜呢。”徐琛抿了抿嘴,“老大你平常不是解决了案子就走了吗?今天竟然会留下来处理后面的事情。”                方铭瀚耸耸肩,没有回答徐琛的问题便转身朝大门走去。                “每次都是这样。”徐琛小声抱怨道。                这边,在顾知漫家中,张邵军正坐在大厅里,一边喝茶,一边审视着坐在一旁的顾知漫和陈燃。                陈燃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把发生的一切对张邵军全盘托出,顾知漫只得低下头摆弄着手指,不知道接下来张邵军要说什么。                “叔叔……”陈燃率先打破沉默,“其实这件事,都要怪那个警察……”                “好了,别说了。”张邵军将茶杯放下,看着顾知漫,“知漫,你今天……”                “老爸,我真的没事,没有陈燃说的那么严重啦。”顾知漫瞪了一眼陈燃。                陈燃低着头,闷了一会,又开口道:“可是知漫,你的病情这几年一直反反复复,之前在图书馆还晕倒过,而且,自从遇上那个警察,就有各种奇怪的事情发生,先是上个星期被人冤枉偷东西,现在又……”                “好了,别说了。”张邵军打断了陈燃的话,转而看向知漫,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知漫啊,听爸爸的话,咱们还是辞职吧,爸爸不需要你赚的这点钱,你在家好好呆着,看看书,你之前不是还说要考雅思吗?”                顾知漫别过头去,心中有些不甘,可是面对张邵军,她又没有办法完完全全否决他,或者从他发脾气。                “要不,你到老爸的学校来打工?当我的助手,老爸给你发工资。”见顾知漫不说话,张邵军又提出了另一种方案,“知漫,老爸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如果你再出个什么事,爸爸该怎么办?”                “我想要靠自己的能力赚钱,你们总不可能时时刻刻看都能够保护着我吧?”顾知漫不满的说道,又觉得自己对张邵军的语气重了些,沉寂了片刻,她站起身,随手抓起放在沙发上的书包,朝自己房间走去,终止了这段谈话。                门被重重的关上,张邵军只是叹了口气。                “伯父……”陈燃看着张邵军,“知漫她……”                “你先回去吧,明天早上我再劝劝她。”张邵军摆摆手,“餐厅那边,你跟陆欣打声招呼吧。”                “好,我知道了。”陈燃点点头,抓起沙发上的外套,“伯父,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再来拜访。”                送走了陈燃,张邵军又走到房间里,拿出一个紫色的蜡烛,踱步到顾知漫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知漫,老爸进来了啊。”                见门内顾知漫没有应答,他就只当是默认了,推门进去。                顾知漫早已将自己紧紧裹在杯子里,没有理会走进房内的张邵军。                “你以前发病睡不着的时候,都会点这种薰衣草香薰蜡烛。”张邵军一边说着,一边用打火机将蜡烛点燃,摆在顾知漫床边的桌子上,“好好睡吧,老爸出去了,晚安。”                说罢,张邵军又慢悠悠的走出去,轻声关上门。                等张邵军走后,顾知漫又从被子里探出头,看着摆在桌子上的蜡烛,眼神渐渐变得róuruǎn起来,发了一会呆,她翻过身,闭上眼睡去。                黑暗,很长一片的黑暗,压得顾知漫喘不过气来。                “知漫,明天舅舅带你和你陈南表哥去看电影,好不好?”                是梦,一定又是梦。                盗梦空间里,莱昂纳多可以控制自己的梦境。其实顾知漫也可以,她能够知道自己在做梦,能够控制自己在梦里的行动,可是,她找不到凶手,也走不出这梦境。                顾知漫抬起头,舅舅正摸着陈南表哥的头,微笑着看着她。舅舅是一个大腹便便,喜欢喝酒的男人,他每次喝完酒都会脸红,笑嘻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说一些顾知漫听不懂的话,这样自然也免不了挨上舅妈一顿骂。                顾知漫抬起头,正打算回答舅舅的话,却突然感到眼前的男人的脸变的扭曲起来,画面一转,顾知漫正坐在客厅的餐桌上,舅舅在旁边看着报纸,侧过头,陈南表哥正笑着看着她。                “大猪,你在发什么呆啊?”陈南伸手揉了揉顾知漫的头。                “你这小兔崽子!”舅舅见状,立马凶了陈南一句,“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许这样叫妹妹!”                陈南朝舅舅吐了吐舌头,又笑嘻嘻的看着顾知漫。                舅妈从厨房里把最后一盘菜端了出来,在顾知漫对面的座位坐下。                “咦?今天有炒青椒啊。”舅舅看着舅妈刚放下的那盘菜,“我们知漫是不喜欢吃青椒的对吧?”                顾知漫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青椒的味道好奇怪啊。”                “今天我去买菜,正好遇上一个菜农,说他家青椒今年长得不好,卖不出去,我看他可怜,也就买回来了。”舅妈一边笑着,一边将青椒夹进舅舅碗里,“买回来仔细看了看,其实这青椒长得也还不错。”                “你啊,就是这么个个xìng,别人一说点什么,你就容易心软。”舅舅笑着摇摇头,又夹了一块青椒放到舅妈碗里。                陈南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也伸手夹了一块放进自己碗里,继而又转过身对顾知漫吐吐舌头:“挑食不好哦。”                顾知漫白了一眼陈南,自顾自的扒了两口饭。                “唔……”                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从舅舅那边传来,他猛地站起身,用力捂着自己的脖子,作出想要呕吐的状态。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