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引针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引针 已完结

引针

作者:简言之分类:言情

“小乖,还没有好吗?时间快到了。” 尹江晴一边收拾客厅尹箴已经搬出来的一部分行李,一边催促着还在房间磨蹭的尹箴。 “知道了妈妈,马上就好了。”房间里面的尹箴,坐在床头依依不舍的抚摸着那些挤在一堆的玩偶们。 “再见了,小爱们,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乖一点啊,尤其是你单身狗,你不许趁我不在的时候悄悄脱单啊,你这个可是我的。”展开

引针_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三章愤怒                        第二天李婶一来,就感觉别墅里弥漫着一股冰河世界的气息,冷的不行的同时还阴郁。            等做好早餐叫两人吃饭,却得知尹箴一早就出去了,而少爷则从书房带出来一个女孩子。            难怪气氛僵硬得更胜从前,原来少爷······            三人全程零交流,单钺就好像是没有看见,对面尹箴空出来的位置一般。            两人吃完早餐就直接走人,留下李婶一人,叹气的收拾早餐。            唉~作孽啊。            尹箴的眼睛红的像是兔子一样,为了不吓到别人,出门之前还专门戴了墨镜。            加上整晚没有睡觉,整个人都散发着消沉的气息。            看着窗外新绿的树叶,充满了生机活力,自己本来应该是这样的状态才对。            可是看看自己,不就第一次失恋么,把自己搞成了什么鬼样子。            尹箴,你真是能耐了······            “尹箴?你怎么在这里?”            看着一脸诧异站在自己面前的陈锋,尹箴本想翘起嘴角,礼貌的回应一声,可哭了一晚的嗓子实在是哑的难受。            陈锋进门的时候还以为看错了,尹箴居然会这么早到图书馆。            现在才八点,那她岂不是八点以前就到了。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么?”尹箴前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刚才自己叫她的时候,她明显在发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            尹箴还是不说话,不仅不说话,还把头低了下去,一副没人要的委屈感。            可不是没人要么。            单钺终于嫌自己烦,要送自己走了。            也对,他都快要结婚了。            一想到单钺昨晚对自己说的话,即使过了这么久,尹箴的情绪还是忍不住起伏。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放下手中的资料书,陈锋飞快的离开了,没多久又回来了。            只是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瓶热牛奶,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缓缓推到尹箴的面前。            “请你喝。”不要不开心了。            后面的话陈锋说不出口,因为尹箴和自己好像不是很熟,要是自来熟的被她讨厌了······            虽然自己真的很喜欢尹箴,从见面就开始喜欢了。            原本低着头的尹箴,看见面前的热牛奶以后,终于又把头抬了起来。红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坐在自己面前带着讨好和羞涩的大男孩,认真的说了一句,“谢谢你,陈锋。”            出口的声音沙哑极了,还有点破,可陈锋觉得就是很好听,尤其是自己的名字。            “不客气。”陈锋对尹箴笑了笑,然后打开资料书开始做题。            即便是她什么也不愿意说,也没关系,自己······只想陪着她就好。            尹箴不知道去哪里,也不想去哪里,反正下个周就要离开了。            索性就真的看陈锋写作业,两人也不说话,倒也不觉得尴尬,等到了中午又一起去附近的馆子吃饭。            下午和陈锋一起去周围的小公园转了转,离开的时候尹箴被陈锋送回了家。            到家以后,尹箴想起昨晚还有些不会写的作业,希望陈锋帮自己讲讲题,陈锋当然是愿意留下来了。            楼下的李婶从尹箴把陈锋带回房间开始,就不知道第几次无意的瞟向那个紧闭的房门了。            昨晚少爷带女人回来,难倒今天表小姐,带男孩子回来示威。            不过李婶真的是冤枉尹箴了。            原本阮静给尹箴就是出的这样一个主意,让尹箴故意带个男孩子回家,探探单钺的态度。            可尹箴完全没有想过带陈锋回家,毕竟不熟,原计划是阮静把自己的表哥借给尹箴。            所以尹箴真的只是,单纯的想把最后一次交的作业好好写,因为自己已经决定好,下个周就搬回南城,省到时候的别人赶自己离开。            这边唐付知道单钺又来擎宇以后,简直都快要激动坏了。            比自己当初和单钺第一次去堂口抢货杀人,还要激动。            真他妈的太激动了!ヾ(???ゞ)            今天说不定就是见证,单钺这个万年闷骚处男的历史性时刻。            进了擎宇直接找到经理,一听见单钺在他自己的休息室。            唐付马上就急忙屁颠屁颠的蹦跶过去了,所以自然忽视了经理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            结果一开门,发现里面烟雾缭绕得跟仙境似的。            这得是抽了多少烟啊。            这么爽的吗,不就是得手了,想要庆祝也不用搞得这样飘吧。            入目的奢华茶几上,一部手机和几十个烟头,水晶玻璃的烟灰缸被筛得满满当当。            正坐在沙发中间的男人,领带被胡乱的拉扯开来,一副烦躁的想要杀人样子。            西装外套被随意的扔在沙发上,单钺半瞌着猩红的眼睛抽烟,薄唇缓缓的吐着烟雾。            都这样了,还他妈耍帅。            果然是青龙啊,唐付大写的服。            实在是受不了了,唐付走过去拉开窗帘,打开所有的窗户,让烟尽快的散出去。            “你这是这么搞的,难道是······”,没成功,失败了?            可是不应该啊。            根据单钺的描述,睡过的女人犹如过江之鲤鲫,那是数不胜数的唐付,一听就知道,明明尹箴那小妮子,就是喜欢单钺得很啊。            所以没到道理会失败。            难道是对方段位太高,看破了,所以不吃这一套。            真要是这样,那可真是——牛逼!            小小年纪不为单钺的权势,美色,狠辣······            唐付的脑洞还没有演完,就听见单钺喑哑的声音响起,“她根本就不在乎。”            瞧着单钺实在是消沉和颓废到不行的表情。            呃,唐付第一次有点心疼一个男人。            因为这个男人可是单钺啊,见鬼的是,自己还清晰的看见了单钺明显的憔悴。            唐付虽然平时喜欢调侃,偶尔过过嘴瘾,可是对单钺那也是流水的调侃,铁打的兄弟,正想出口说些什么,单钺的手机响了。            “呜呜···呜····”            “你不接?”            架不住自己5.0的视力,故意斜视的那么一瞟,就看非常不好意思的看见是一个座机号码,备注:家里。            “应该是李婶的,你真的不接?”            唐付看不下去了,又不是李婶惹他,干嘛这样对人老人家。            不过也不怪单钺,毕竟还是不能和自己这样,五好四美青年相提并论。            听见李婶的时候,单钺就知道,应该是有关于尹箴的事情。            李婶过来照顾自己这么些年了,和自己打电话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现在又是从家里座机打来的,多半就是有关于尹箴的了。            真是烦躁,怎么到处都有她            猛吸一口之后,单钺粗暴的掐断了新点的烟。            就在唐付都快忍不住,要自己接时候,单钺接了。            接通以后单钺没有说话,对方的李婶却像是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说个不停。            唐付刚想凑近点,再凑近点,结果单钺突然就把狠狠地手机给摔出了去。            手机被甩在墙面上,发出巨大的嘈杂声瞬间四分五裂,甚至裂开的屏幕碎渣,都刮在唐付脸上了。            我操,来真的,吓死唐付了!            两人这么多年的兄弟,单钺上次这样暴怒的时候,还是单家分权问题,处理那个挑头的,为了杀一儆百。            那时候单钺也是这样,浑身就像是从炼狱里面出一般,歃的不行,嚣张的不可一世。            从那以后,单家人自然是对单钺言听计从,千依百顺,乖的像是孙子一样。            还没来得及,要单钺安抚自己受伤的小心脏,脸色沉的像被戴了八辈子绿帽的单钺,拎起外套就走了。            就这样走了?            唐付感觉自己今天过来就是个错误。            呵呵,什么男人。                        

引针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引针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引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