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秋雨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秋雨 已完结

秋雨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那年我在某地某金融名校读研究生,那里的高消费让家境贫寒的我囊中羞涩,所以我找了一份课时费很高的家教。展开

秋雨_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三章:七朵金花       不出所料,高峰暗设风月场所,依靠过火服务大赚灰色收入一事,一石激起千层浪。一瞬间舆论哗然。紧接着高峰退位,足浴城勒令停业,东方切断了财路,减少了客源,回天乏术矣!             一段时间后,我陪着欣雨逛街,路过一个路边摊吃烧烤时,后面两哥们儿正唾沫飞溅的侃大山。             “嘿,那冠亚老总真是好一招空手套白狼啊,看人家那眼力见儿,真是不一般”             欣雨忍不住的偷偷笑起来。我把食指竖在嘴唇边,示意欣雨别出声,静静地听两个大汉互吹着。             “嗨,可不是嘛。那时候东方的股价过山车一样的跌,所有人都在抛弃这个烫手芋。只有那小子面无表情疯狂买入,都以为这小子疯了呢”。             67%股权是“朕即国家,圣令难违”;51%股权是“武林盟主,一呼百应”;34%股权是“手握重权,不服就反”。那时卫玲刚卖掉豪宅,我毫不犹豫全部买入,直接取得东方的控制权。             “从那时候起,咱就看出那小子不一般,买下东方后,没被冠亚打死,还愣是让东方起死回生,真是神了,来,喝!”             那时我力挽狂澜,上任三天稳定局面,然后和卫玲心照不宣的继续价格战,当然维持在双方共赢基础上。此举极大的刺激了消费,两大商厦都渐渐恢复元气。             “诶,这话可不对味儿,我看呐,那张某是跟冠亚女老总的千金早有那么一腿子,不然后来怎么搞到一块儿的?”             “哈,说的你认识张老总一样,你是他肚里蛔虫啊?要我说,这个张总绝对是范蠡转世,我问过算命的老王头”             欣雨靠在我的肩上,憋着笑使得身体微微颤抖。             “可不是咋的,我可真见过老张,我去东方碰见过,哈前呼后拥的可排场了,老张还和我打招呼呢”             这牛皮吹的不打草稿,我坐他后面都没认出来。             等我稳定了局面,两大大厦恢复后,已是一月有余。             终于闲下来,我当然是去找欣雨玩。卫玲的野心比我大,她想趁我掌控东方,在没有天敌的情况下吞并其他同行,所以很少有时间陪我。             一个月没有联系,欣雨已经入学,现在应该在军训,所以我直奔操场。             虽然贵为一个公司的老板,我的心态却还没从学生时代转变过来,所以在穿着上跟其他学生并没有很明显的区别。             整个大一新生都在操场排着队列,我远远见到欣雨喊她的时候,学生们都起哄,还以为我是哪个班的学长来泡学妹。             我也是闲的没事,居然一直等到欣雨军训结束,然后叫她跟我去吃饭。             小妮子人缘不错,都说物以类聚,她和很多小美女成了好朋友,见有饭可以蹭,都围过来说也要去。             欣雨脸皮嫩,自己作不了主,就求助看我。             我说没问题,她们就欢天喜地的跑了,叫我等她们回宿舍洗澡换衣服。             等女人洗澡打扮太煎熬了,但看到一群美女莺莺燕燕的下来,就什么都值了。             现在的学生都太大胆了,要么穿的是短裙吊带,要么是超短裤,薄薄的,勒得那部位诱人极了。             还是欣雨保守,虽然她在床上被我调教得很大胆了,但出到外面,她穿的还是很正常的,一双小白鞋,不长不短的小白裙,粉T恤,像个邻家女孩。             我叫她们上车,七个女孩全挤上来了,一起调戏我,问我是给哪个大老板开车,商务车还挺宽敞的。             她们一直误会我给人开车的,我也不解释,笑嘻嘻的问她们谁把她们评为大一七朵小金花的。             说话时我不敢偷瞄,因为人太多了,我怕被人发现我猥琐的一面。             有个叫谢盈的是她们的大姐,答我说,她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学校有人这么传,然后问我谁最漂亮。             我当然是说欣雨,欣雨美滋滋的,我心里却不是那样想的。             欣雨是最清纯的,但要说漂亮,还是另外一个叫梅欣的女孩更美一些,冷冷的样子,没其他女孩活泼,她是被强拉过来的。             不想让她们知道我是富豪,所以我带了她们去一个小店要了个包厢,点了满满一桌菜,这点不能小气。             女孩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又有土豪宰,都很开心。             本来说不喝酒的,后来谢盈带头,就喝得东倒西歪的,把我乐得不行。             欣雨都醉了,软软趴我身上,我的手却偷偷伸进了旁边一个女孩的裙底。             有便宜不占,那不是王八蛋吗?她都醉得不省人事了,我就是当场搞她,她都不会有反应了吧?            第二十四:倒霉的孩子       我都撩开她内裤伸进去了,她还是伏在桌上一点反应都没有。要不是谢盈酒量好,还在找我拼酒,我都想弄她了。马的,里面光溜溜的,不会是白虎吧?             “盈姐,不喝了,咱们回去吧。”现在还有一个女孩保持理智,那就是梅欣,不过她的脸也红彤彤的,说话带着醉,离趴下不远了。             我担心她们就这么走了,于是说“走是走不了了,你看她们都起不来了。而且我也喝不少。要不这样,旁边有家酒店,我给你们开个房,你们就在这睡一觉,明天再走吧?反正明天你们不用军训,不是说教官出紧急任务回营了吗?”             “对,对啊,不回去了吧。梅欣,咱们就在这睡一觉,不要管老师查,查,查不查寝了,咱们是新生,刚,刚来的,最多被说两句,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是害怕吧?”             被谢盈一激,梅欣不肯认怂,就说“才不。”             我知道机会来了,把手抽出来拿纸巾擦了擦,先把还能走路的谢盈跟梅欣扶到车里,然后回来一个个把她们全抱进去。             抱的过程中,摸着一个个小翘臀,把我美死了,也不知道这六个女孩中还有几个是处,呆会儿想办法检查检查。             开了不到一公里就到酒店了,我一进门就问他们经理总统套房还在不在。             那酒店规模不大,哪有真正意义上的总统套房,但也有一间大房,两连间,一边是主卧,只有一张大床,反倒是次卧有两张床,也不小。             我要的就是把她们集中在一起,于是叫酒店经理马上给我安排,然后把人一个个抱进去——谢盈跟梅欣也醉得不省人事了。             看着我不停的往房间里抱人,我见经理眼睛都大了,怕他给我搞什么幺蛾子,于是解释说“她们有一个是我妹,其他的是她同学,聚会呢,都喝醉了。”             这样说就不怕了,只要有一个是我妹,一般情况下谁敢搞自己妹妹的同学,都是熟人,不好下手。             见经理一副恍然的样子,我还不是很放心,于是偷偷塞给他几百块说:“可能我也得留下照顾她们,呆会儿要是把你们房间吐脏了,钱不够你再问我要。”             拿了钱他就没意见了,我看着床上躺着的一堆美女,不知道先挑哪个好。             不是我想对不起欣雨,实在是诱或太大。             欣雨已经是我的人了,得让她睡个好觉。             我看着熟睡的梅欣,想第一个搞她,却又怕她没醉踏实。             想到之前摸的第一个女孩,我心痒痒的,就把她抱了起来,想看她是不是真是白虎。             女孩们都在次卧,我抱了她进主卧,轻轻放在床上。             太诱或了,她穿的裙子,裙摆掀起来,我看到了她小小的卡通内裤。             把裙子给她捋到腰上,我拉开内裤往里面一看,马的,真是白虎。             见她睡得那么死,我这么弄都没反应,于是我把她内裤给捋下来了,一嗅,香的不行。             早在来之前我就打定主意了,处不能搞,只能搞不是处的,要不然会被发现。             气死我了,我扒开她一看,她那层东西居然还在。             酒桌上除了谢盈就属她说话最奔放了,没想到她居然还是原装的。             虽然不能搞,我还是占足了便宜,拿来往里探了探,撑到她皱眉了我才出来。             太嫩了,真想直接爆她。             换了个別的女孩,又是处,气得我想打人。             不是都说初中都没处了吗?怎么大学还有这么多?难道是因为她们太漂亮了,舍不得随便给人?             我再换,又是处,第四个也是。             轮到谢盈跟梅欣,我不敢了。             这两个女孩老说醉话,还动来动去的,我怕弄醒她们。             真被发现会很麻烦的。             我气馁之下正想抱欣然去解决问题,谁知谢盈把她搂得死死的,连我都被她拉下来了,头往我脸上拱。             我一气之下亲她,跟其他女孩一样占便宜。             其他女孩没有反应,她竟搂住我了,人没醒,抱着我猛啃,然后不过瘾,喊着一个男人的名字扒我裤子。             我也喝了不少酒了,被她摸得火起,扯下她裤子就挤进去了。             好紧,好舒服,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使劲的搞她,连旁边一堆女孩在都不顾了。             这样搞太嗨了,搞这一个,还能摸那一个,把我兴奋的不行。             等差不多完了我才惊觉,马上出来弄到地上。             太尴尬了,我那么猛居然这么快就完了。只怪旁边太多诱或。             起身想起一件事,吓了我一身冷汗,忙去看床单有没有血。             幸好,谢盈不是处了。运气真好!            

秋雨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秋雨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秋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