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游戏王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游戏王 已完结

游戏王

作者:冉冉 优君分类:校园

我承认我有窥淫癖。  这个令人吐血的结论是在我十四岁生日那天自我诊断出来的。  我记得那天天气很好,秋高气爽的,不是很冷也不是很热。刚好是可以让女孩子穿上能在日本杂志上看到的那种上半身穿长袖,下面却露出整条大腿的漂亮衣服的日子。  所以我很开心的穿了一条磨白毛边的热裤打底,身上则披着连帽子的长袖小罩衫。特意的,我将天生微卷的乌黑长发全部拨到右肩,还对着镜子画了个挺漂亮的妆。  仔细打扮之後出现在平时已经很熟悉的同学面前时,我没有忽略掉他们那种眼前一亮的目光。看着他们发光的眼神,我的心里有种病态的满足感。因为每个女孩都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被注意到,每个女孩都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变为男人们的女王。  而我,真的已经被忽略太久了。  我知道自己并不是那种第一眼就能让人感到惊艳的女孩。不过我的气质倒是很清纯──有种不明是非的无邪。  有人说越是清纯的东西就越是引人遐思、诱人犯罪……也许,我的清纯正是我的武器,我应该要好好的利用它让自己的梦想付诸实践。  那天的生日Party办得很成功,大家都玩得很hh。我那上高二的英俊哥哥还特意在为我切蛋糕的时候开了一瓶香槟酒,并给他周围的每一个未成年人都倒了满满一杯。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缘故,还是因为我的心里原本就怀有邪恶的幻想。在派对的末尾,我拉着一个早就暗恋我好久的同班同学躲进了家里的试衣间。  “怎麽样,你敢吗?”  我睁着一双有些迷离的眼睛半倚在试衣间里的墙壁上,食指挑逗的滑过他的胸口。我知道他不是第一次,因为在我念的那所学校里处男是一种耻辱,所以不用担心他会找不到地方。  今晚我过得非常愉快,也想做点什麽刺激的事来堕落一下。於是,我用表情告诉他,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我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跟他再有交集。  “冉冉,你真的愿意吗?”男生小声的问。但是上下滚动的喉结已经真实的泄露了他也想要我的情绪。展开

游戏王_精彩章节试读:

      一切都结束了[偷情 慎](完结)       “哦……早知道这麽爽就直接来抱你就好……”       见到我哭,月前辈好像更加快乐。因为能虐待到林俊的妹妹比教训一个给他戴绿帽的女朋友要有成就感得多。       “啊……嗯嗯……”       我被他不断撞击著来一前一後的晃动身体,两个手掌撑在地上早就被粗砺的沙土磨出了血痕。入夜秋风很凉,空气中除了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之外余下的就只有男女交欢的喘息和肉体的拍打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月达到了高潮,而後大吼一声拔出肉棒将精液羞辱的射在了我的脸上。       “呜……”       我想动手抹去男人肮脏的体液,却被他凶狠的目光瞪得不敢妄动。       “喂,林冉──”       月突然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将我扯到他的面前正对著那双漆黑如墨的双眸一字一句的说。       “你别以为这样就完了,我们之间还有得玩。”       说完这句话,月前辈就大笑著收拾好自己的衣服连看都没再多看我一眼的径自离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像一团垃圾一样半躺在树叶堆里瑟瑟发抖……       “你怎麽了?心事重重的。”       下课时分我正趴在桌子上出神,身後的优君轻轻的推了我一下。       上次吵架之後的转天,优君就主动来跟我道歉。我看著他不知所措的神情和两轮清晰的黑眼圈,心里清楚得很──       所有的一切都根本不是他的错,他其实是这场闹剧里最无辜的那个人。       我们和好以後,我没有再接受林俊的求欢。因为被月强暴那天我狼狈的回到家里揪著他的领子大哭之时,林俊的脸也居然涌上了一抹痛苦的神色。他不断地道歉,不断的跟我保证,以後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而我却只是冷冷的回他一句,我不要你的保证,我只要你别再骚扰我。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伤害了林俊,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对我造成的伤害不会比我伤害他的要少,甚至要多得多。所以我不会同情他。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和平的与优君分手,尽我所能把对这个纯情大男孩的伤害降低到最少。       是的,我不能再待在他的身边、接受他的爱了……       优君纯洁的像个天使,而我只是一个被恶魔诱惑堕落到地狱里的精灵。又或者说,我原本也不是一心朝圣的清教徒,所遭遇的一切绝大部分都是自食恶果。       “没事啊。”       我冲著优君笑了笑,而後将头别了过去不再看他。       “哦……”       见我反应冷淡,优君好像有些失落。过了一会儿,他又打起精神来拉著我的手对我开心的说,“今天晚上放学後我们去吃冰好不好?我知道学校对面又开了一家新的冰激凌店。”       “还是不要了。”我心中一动,却还是懒懒的挥开他,“我今天不太舒服,想早点回家。”       “那好吧……你要注意身体哦。”       再次被我拒绝之後,优君那张不会隐藏情绪的脸上明显有了伤悲。他那又大又明亮的双眸甚至涌出了一点委屈的水光。这些我都看到了,却只能视而不见。       继续趴在桌子上,我难受的将头埋进自己的臂弯里──       所谓和平的不会伤害任何人的分手方式真的存在吗。我能让优君微笑著忘记我,而後没有任何阴影的去追寻他真正的幸福麽……       “喂,林冉。有人让我把这张纸条交给你。”就在这时,我的耳边响起苏苏的声音。       “谁给的?”我皱著眉头接过,有些不耐烦的瞪著苏苏的脸。       我没有忘记,如果不是这个贱人行为不检点,那变态三兄弟和月前辈也不会跟我有任何猥琐的交集。       “谁知道。”       苏苏的脸色也不好看,奇怪的是,在她瞪著我的那双洋娃娃一般的大眼睛中我竟然捕捉到了一抹嫉妒的痕迹。       是我的错觉吗?       “哦,我知道了。”       打发走了苏苏,我展开手中的纸条。却见上面清清楚楚的写著几个大字“到男厕所来见我”,署名是月。       纸条被吓得掉在了桌面上,我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即虚弱的闭上了眼睛。       看来这一次,我又惹上恶魔了。       轻手轻脚的来到了男厕所的门口,我犹豫著要不要扭开上面的门把手。就在这时,我的身体却被一双强壮的铁臂给狠狠的抱住了,连拖带拽的往厕所里间拉去。       “干什麽,你放开我!”       从那股蛮横的力量及野性的味道来看,除了月不会有别人。       “小冉冉,你想死我了。”       将我一把抱到洗手台上,月前辈从正面揽住了我的腰,英俊的脸上闪烁著奇异的光芒。       他今天没有穿校服,上半身的T恤外面罩了一件帅气的纯黑色机车夹克。贴身的磨白牛仔裤将他的长腿轮廓完全的展现出来,就像外面任何一个小混混一样。       “你找我来做什麽……喂,你……”       我讨厌他这种独断独行的做事方式,刚想出声斥责,嘴唇却被他用力的吻住了。       “唔……不要……嗯……”       月前辈捧著我的脸,前额的刘海不断摩擦著我的肌肤。只见他用缠著绷带的大手使劲儿按著我的後脑,逼我跟他缠绵。男人灵活的舌头一下子就钻进我的嘴里左右扭动著像一条狡猾的蛇。       讨厌!干嘛突然强吻我!       我想要出声抗议,却反而被他吮得更紧。嘴唇的嫩肉完全被他咬嚼在口中,不一会儿就肿了起来。       “喂!你亲够了没有!”       大约过了五分锺之後,我才气喘吁吁的推开他。其实并不是因为我在推,而是他也觉得没什麽气了这才舔舔嘴唇笑著放开我。       “不够,亲你的话我永远都不觉得够。”       月将双臂潇洒的撑在洗手台边把我娇小的身子固定在他怀中,俊脸上挂著轻佻的笑。       如此近的距离我才发现他额头上有伤,刚才接吻时他的嘴巴里也泛著一股血腥味儿……难道不久前他刚跟人打过架?       “你这是……怎麽了?”       我伸手指了指他脸上的淤青说,却看到他的右唇角邪邪的勾起。       “你关心我啊?宝贝儿~”男人冷不丁的咬住了我的手指,含在嘴里像婴儿一样轻轻吸吮。       “才不是!变态!”我慌忙的抽回手指,却看到他狭长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浅笑。       “是林俊那个混蛋找人来围攻我,还好本少爷身手敏捷,不然的话也不能一下子撂倒那麽多人。”说著,他懒洋洋的倒在我身上。一边用下巴蹭著我的肩膀,一边抽空亲吻我的脖颈。       “你说我哥哥?”我吃了一惊,随即厌恶的想将他推开。       哪知月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拉进他的怀中,膝盖向前一顶就分开了我的双腿将自己的身体卡在我的两股之间。       隔著牛仔裤,我感觉到了他炙热的勃发。       “你……你想干什麽?”       被他用身下的巨物顶得有些难受,我怯怯的问道。虽然光用脚趾想,就已经能猜测到他下流的图谋。       “当然是想干你,我的小冉冉。”月邪笑著对著我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双手已经一左一右的握住了我的两团乳房。       “你哥哥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让我放过你,他未免也太天真了。”男人开始沿著我的额头一路向下亲吻,湿热的舌头缓缓刷过我的脸颊,就仿佛我变成了一个可口的苹果。       我校服上衣的扣子被解开了,露出里面黑色的小胸罩。不一会儿,月就将黑色的头颅埋在我的双乳之间左舔又吮,将白嫩的乳肉弄得湿湿的。而後他一把将我的胸罩拉下,任里面两个饱满圆滑的乳房像牛奶冻子一样微颤著跳入他的眼帘之中。       “啊啊……”       乳尖被他用粗糙的指尖拧住时,我难以忍受的呻吟了一声,却只惹来他更放纵的亵玩。       “我说过我们没完,我要把你变成属於我的女人。”       月像是在宣誓一般,一面舔著我的乳头一面喃喃的说到。我被他撩拨得浑身发热,一方面难以抗拒这个男人在我身上点燃的火焰,另一方面又担心会有人突然闯进来看到我们这幅淫荡的样子。       “不要……啊啊……嗯……”       月好像禁欲了很久的恶狼一般,来不及等我湿润就迅速撩起我的裙摆,将小巧的内裤撕烂。在我还娇喘吁吁考虑怎麽让这头野兽的疯狂动作停下的时候,男人已经拉下了裤链将坚硬有力的肉棒释放出来对准我的小穴生生的挤了进去。       “不要……啊啊……月前辈……月前辈……”       我的双腿不得已环在他的腰间,任由尚且生涩的小穴被他不停的抽插著。两团乳房随著他大力撞我的节拍而上下抖动,而男人也像是发情的公牛一般下体用力的干著我,而上面还要热情的跟我接吻。       “小东西,我会好好的玩你,直到把你玩烂为之……”       硕大的阴茎不顾一切的埋在我温热的阴道里穿梭,两个匀称的睾丸啪啪的拍打在我的阴户上提醒著我的羞耻。       被插了几分锺之後,我的小穴一如既往的分泌出滋润的淫水。让月兴奋得直接将我从洗手台上抱起来,让我像考拉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承受他屁股重重的顶弄。       “啊啊……嗯……哈啊……”       我仰起头,小穴里渐渐升起一股酥麻的快感。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沿著我的唇角蜿蜒下滑随後被月舔进口中。男人根本来不及将裤子脱下,那穿著皮带的牛仔裤此时就淫荡的挂在他的两膝之间随著他不断摇摆的臀部而晃动。       “舒服……啊啊……好爽!”       月抽插我的动作越来越用力,将我几乎顶飞了出去又狠狠的拉回来把阴茎刺入。我被他狂野的抽插干得意乱情迷,到最後完全成了软在他身上的破布娃娃任由他搓圆搓扁……       好堕落啊──       窝在曾经强奸过我的男人的怀中,我忽然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但是此时此刻,除了放纵自己的情欲让我肮脏到底,我竟然找不到任何可以安慰自我的救赎。       如果这就是深不见底的地狱的话,那我就不再期待见到什麽阳光了……       “啊啊……用力……用力啊!”       想清楚这一层之後,我开始大声的叫床。不顾一切的用自己的乳房在奸淫我的男人身上挤压磨蹭,甚至故意收缩著阴道里面的肌肉将月的肉棒绞紧。       “学长……插我……用力插我……”       主动吻著他的嘴唇,我将自己的双腿分得更开。       “呵呵,坏女孩!学会享乐了?”月开始时见我如此配合还有些诧异,但是随後,诧异就被欲望的火焰整个淹没了。       “你放心,我会好好满足你的。”       说著,他将我放下来背对著他按在洗手台上。而後从後面抬起我的一条腿重新将肉棒插入开始了新一轮的操干。这个姿势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情不自禁随著他霸道的动作叫的更大声。       “啊啊……学长……你好棒!干我……嗯嗯……”      

游戏王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游戏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游戏王 阅读全文